首页 >教育

美股评论巴菲特拍档的操盘心得

2019-04-08 17:54:00 | 来源: 教育

美股评论:巴菲特拍档的操盘心得

【SmartMoney纽约9月4日讯】在茉莉和紫藤飘香的季节,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校园里,宽阔的礼堂里济济一堂、翘首以待。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知名资金经理人,他们从世界各地赶来,只为一睹查利-芒格(Charlie

Munger)的风采。他可是比伯克希尔哈萨韦拆股都要难见的,这次他的合伙人沃伦-巴菲特(WarrenBuffett)没有前来。

今年84岁芒格一目失明,颤颤巍巍地走上讲台。一位享有名誉的物理学教授等着对他进行采访,但是一旦这位干瘦、戴着高度眼镜的客人开始大骂一些焦点人物,那位教授几乎插不上话了。芒格的谈话主题是信贷危机。他讥讽那些银行家,说他们卖给投资者的都是“一些超级复杂的垃圾”。一位会计学教授也放下学者的高傲架子和学术修养,他说:“认为我们需要金融衍生品的看法简直就是胡说八道。”然而尽管这里面充满了愚昧和诡计,芒格仍认为投资世界是一个凭常识就可胜出的地方——原因就是“它并不太寻常”。

对那些没听说过芒格的人来说,他的思想可能让人觉得不是特别重要。但是对他的追捧者而言,那不啻于耶稣的“登山宝训”。芒格是巴菲特的内布拉斯加同乡,但两人性格悬殊:芒格性格暴躁、喜欢独处、悲观厌世。但这并没有阻碍他成为巴菲特40载的火伴:主要的传声筒、合作战略家、坏警察和缪斯。在他们的合作过程中,巴菲特从一个成功但默默无闻的资金管理人成为世界首富,在全球享有无人可及的影响力。但是在巴菲特的一些崇拜者眼中,如果没有芒格,巴菲特走不到今天。的确,我们很难知道巴菲特和芒格的影响力到底谁大谁小。被巴菲特和芒格收购的保险公司Geico的首席执行官卢-辛普森(Lou

Simpson)称:“所有重大投资芒格都参与其中。”“奥马哈先知”巴菲特本人也对芒格帮助伯克希尔哈萨韦42年来获得21%的年均回报率(两倍于标普)颇有赞誉。巴菲特对SmartMoney说:“他是我的榜样。”

同巴菲特的高调不同,芒格一直安居幕后。但是他依然有一批人数更少但更加狂热的追随者,试图从他的智慧里获得灵感。市值650亿美元的Davis

Funds的基金经理克里斯-戴维斯(Chris

Davis)说:“有一些人会希望获取毕生受用的知识,他是一个榜样。”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:“再过10年,芒格将会发现他在全球的影响力。”他还认为,如果给巴菲特和芒格的追随者分别进行智力测试,芒格的崇拜者可能要比巴菲特的“高很多分”。

巴菲特和芒格1959年在一个宴会上相识,当时巴菲特管理一家小型对冲基金,而芒格是洛杉矶1名律师。两人可谓一拍即合,直到今天巴菲特还对芒格当时完全转型做投资赞不绝口。受求学时哥伦比亚大学商业学教授本杰明-格雷厄姆(Benjamin

Graham)的影响,巴菲特一直在寻找以便宜价格买进公道企业的机会,而此时芒格的理念是以公道价格买进高质企业。芒格的初期影响可以从伯克希尔哈萨韦对可口可乐、吉列和美国运通等企业的投资看出来。

他们两人共同决策的重要交易之一是1965年的笔买卖:蓝筹印花(BlueChip

Stamps)。蓝筹印花将印花出售给零售商,顾客收集这些印花然后换取烤面包机之类的物品。但是随着消费者不断将钱存进蓝筹印花,公司的钱却浪费地放在银行里赚取利息——直到巴菲特和芒格将其收购。他们开始用“余钱”收购See's

Candies、BuffaloNews和Wesco

Financial等公司的控股股权。然后,这些公司产生的现金又给了巴菲特足够的资本去收购更大的公司——正是这样的策略帮助伯克希尔哈萨韦获得惊人的回报,同时成为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超级企业。

从个性来讲,这一对搭档显然符合“异性相吸”的古话。巴菲特喜欢开玩笑地用鸡舍和后宫之类来论述自己的观点,而芒格动辄引证西塞罗和亚里士多德。大家都争着跟巴菲特共进晚饭,但芒格却有着相反的效应:他的朋友彼得-考夫曼(Peter

Kaufman)说:“我们的妻子都不愿挨着他坐。”考夫曼解释道,芒格可能会开始大谈萤火虫之类的事情。他说:“查利更愿意表达,而不是接受。”

接受SmartMoney采访的时候,芒格表现得相对谦卑,他否认自己是巴菲特的幕后智囊这样的说法,只是承认“我并不是毫无功效”。如果芒格的悲观看法正确的话,他的功效可能更重要一点。芒格说:“尽管市场下跌了,但所有投资品平均来讲仍大幅高估,”取得高回报的可能性顶多是“一般”。在低迷市场(或者任何市场)中,芒格所开出的成功秘方同寻常智慧大相迳庭:大口吃进少数可能胜出的公司。芒格今年曾对伯克希尔投资者表示:“人们都说投资的全部秘密在于分散投资,”这样的看法“大错特错”。

固然,如何从茫茫大海中选出这些赢家,这时就需要巴菲特或芒格的智慧了。芒格认为这光靠常识可不行,还需要多方面对自己进行全面的教育。芒格说,他和巴菲特与其他投资者不同,他们尽可能不高估自己的能力:“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,这就是一场灾害。”他们努力避免“愚昧”的投资,当自己的猜想被证明是错误的时候,“要有放弃原有么做的。”

遗憾的是,大部分投资者都不这么做,因此芒格在陪伴巴菲特的第5个十年里变得有些厌世也就不足为怪了。芒格叹道:“如果亚里士多德在世,他一定是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头。”他说,由于这位希腊哲学大师将看到人们一遍又一遍地犯一样的毛病。

查利之“道”

动荡的市场、低迷的经济,在陪伴巴菲特43年的历史里,查利-芒格全部经历过。下面5条智慧或许对本日市场下的投资者有益。

12下一页[1][2]

连花清瘟颗粒怎样服用
连花清瘟颗粒的适应人群
连花清瘟胶囊中药组成

猜你喜欢